肖逾榛深圳老板的无奈-天瓴投资管理

肖逾榛 ↑点击上方“天瓴投资管理”免费订阅
NEWS
来源:券商中国
因为债务问题,这些天我一直在催促王老板还款。王还算是有教养的老板,对于我这样的一个年轻人天天电话催促,每次都笑脸面对,从不显露半点不满。他是深圳的大老板,而我只是深圳一家公司的小小职员,身份和地位的落差并没有造成我们俩沟通的障碍,这得感谢他的大度和一直养成的小心翼翼。
每一个看似成功人士背后的凄苦并非其他人能懂。作为一个有着20多年创业的经验的王老板来说,这个曾经号称中国最开放的城市——深圳,已经让他觉得越来越力不从心。
他是做实业的,主要的客户是国企和上市企业,这要是放到过去,这是非常好的业务。但经济下行压力巨大的当下,这个过去看似很好的业务,却成了他的痛苦来源。
客户的回款越来越慢,账期越来越长, 按照正常的财务算法,原来平均每笔单有36% 的毛利,这是相当不错的行业和收益,但是现在客户的款回不来,账期从原来的一个月一结算,变成现在半年一结算,王老板自己大额垫资,倍感压力。
王老板的公司是生产型企业,有一个近300人的厂子,按照现在深圳的工资水平,加之他的产品技术含量较高,员工待遇自然要好,现在员工的月平均工资5000多元,加上各种保险和公积金,他每个月要承担每个员工6000多元的成本。就人力成本这一项,他每个月的开支近200万元。外加厂房、电费、水费、税费和各种公关费用,每个月的开支超过300万元。这300万元的费用是不管刮风下雨都得支付的。
可问题是,产品生产出来了,也卖了,但货款却迟迟不得收回。他自己估算了一下,就今年上半年,他已经垫付了三千万的货款。而且根据现在的形势,只有可能越垫越多。这样下去换了谁都受不了。
原本他认为只要自己坚持过了这段艰难的时期,好日子就会到的。而且政府不是说了吗?开启供给侧改革,让资金进入实力。——然而现实情况却并非如此。
日益紧张的资金链,让他自然而然的想到银行贷款。银行贷款并不简单,当他去银行咨询贷款的时候,银行第一个问题就是:你有房产吗?在当下的深圳,相对于房产而言,公司的经营状况和项目本身根本算不了什么,就算你是乔布斯,拥有最好的手机产品,如果他在中国,依然是一毛钱也贷不到。刘只好把自己住的房子抵押到银行,花了很长时间,终于贷到了八百万,这样才使得公司业务正常运转。
王老板跟我说,他累了。他说:自己为了这个国家的就业做贡献,但作为第三等公民的民营经济,负担最重的税负,解决最大的就业岗位,却没有应有的地位,当下如果还要坚持做实业无非是找死。王老板还说,钱已经足够两辈子花了,没有必要为了所谓的理想,去受无谓的罪,毕竟,当下已经不是一个有“梦”的时代。
王老板说:凭什么让他辛辛苦苦的为这个国家养活300多人,却得不到国家任何一点支持,反而成为盘剥和打压的对象?等他今年把所有的款项收回,不再扩大生产,慢慢把原来工厂里的员工分流,最后还是打算把工厂关了。看到现在做金融的人,甚至做高利贷的人都能潇洒的过日子。他选定了自己未来的两条出路:1、退出实业,把实业交给国家去做,自己也从事投机投资,做轻资产的买卖;2、变卖家产移民。王老板选择第二项的可能非常大,毕竟自己的孩子已经在美国留学。
两三年以后,深圳又少了一个踏踏实实做实业的老板,多了一个炒房的炒客;或者中国又少了一个优秀的国民,西方多了一个消费的富翁。王老板只是过去和现在千千万万在深圳苦苦拼搏的创业者中一员,他今日的选择不是孤立事件,无数个曾经满怀热情以实业造福社会的创业者选择抛弃实业,甚至抛弃中国。

2
W哥来找我是2017年底的一个下午,我们东拉西扯的聊天,W哥局促、欲言又止,我渐渐感觉到了异样。我问他,哥,你是不是找我有事啊。W哥一笑而过,始终没有开得了口,忽然接了一个电话,匆匆走了。
W哥是要赶去自己的一家门店——员工把路给堵了,讨要上个月的薪水。W哥对此很伤心,对我诉苦,他诚心诚意对他们,这才一个月没有发工资,他们就这样闹。
他觉得自己用心待人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。人情淡薄也好,世态炎凉也好,人心不古也好,对于打工者来说,钱落到口袋里才算尘埃落定,人情本是如此。
那天下午W哥来找我果然是想借钱的。后来我得知,他又去了别处,借到了两万块钱,赶去处理员工堵路的事。
但最后这家店还是关了,W哥在这个城市经营着一个小有名气的餐饮品牌,店开出了四五家,员工闹事的是最大的一家店,他倾注了最多的心血,却没想到最后收场如此惨然!
W哥瘦、短发、颇有江湖义气,虽然经商,却算半个文人,我看过他写的文字,记住了这一句:
我最近过得挺沧桑的,跑得快了,撵上倒霉,跑得慢了,被倒霉撵上。有些时候真正体会到“玩把戏的躺地上——没招了”的美妙感觉,真是得劲死了!
我看着W哥起家的,我深深知道这些文字背后的无奈和感伤,同时又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愧疚!
2016年,W哥曾经咨询过我,他想将自己餐饮店的产品电商化,做成真空装淘宝卖,粉沫化做成方便面材料。这是一个不错的方向,可以流程化做大体量。他也已经开始建设工厂、承包食材原材料基地,踌躇满志。
W哥从银行贷了2000万,开办工厂、租用仓库、找人研发方便面食材、打广告、创品牌、搞营销,一切都是美好的样子。
后来产品出来了,我买了些当年货送人,一个真空的包装袋里囊括了牛身上的各个部位,新奇而有趣,也很拿得出手。
但是到了2017年,贷款到期了。银行好说歹说,先还再贷,可以很快再贷出来。W哥就拆借了高利贷还上了。岂料银行忽然变了脸,不再同意放贷, 2000万资金断贷,这直接断了W哥的后路。
W哥不得不关闭了工厂,四五家盈利很好的店只能转让,只保留了一个总店,等待东山再起。
文章来源:根据网络内容整理编辑,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。若涉及版权问题,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,联系方式:01053362827。
天瓴投资
天瓴投资资产管理平台,深入浅出地呈现宏观热点解读,投资产品研究以及金融轶闻掌故。我们诚意奉献专业价值,为万千用户提供财富管理资讯的价值阅读